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边的草的博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日志

 
 

曾经的地方(三)  

2013-03-08 16:22:02|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60年创建国营临海农场

1969年改为江苏生产建设兵团二师十一团

1975年恢复农场建制

1983年暑假前夕我捧着外训班的结业证书,回到了我的母校——临海农场中学,仿佛一夜之间身份就由学生变成了老师。

江苏省临海农场是隶属于江苏省农垦集团有限公司的中型国有企业,位于江苏盐城市射阳县境内,地处国家沿海大开发的中心区域,与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国家二类开放港口——射阳港相邻,水陆交通便捷,已融入上海3小时经济圈。农场占地面积8295公顷,耕地面积5000公顷,淡水养殖面积550公顷,林地绿化面积670公顷,过去的荒滩、盐碱地经过几十年的改造、几代人的耕耘,如今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享有“江苏农垦稻香村”美誉。

 

曾经的地方(三) - 海边的草 - 海边的草的博客

 丰收的田野

 

曾经的地方(三) - 海边的草 - 海边的草的博客

 秋天的田野金灿灿

 

一条河,由南淌来,到这里柺了个弯,缓缓向东流去。
        顺着水流的方向,垂柳、杨树和一丛丛的芦苇,依着岸,亲着河,映倒在水里。沿河岸高高低低的房舍,大大小小的码埠,直直地盯着河水,不出声,也不离去。河两岸安静、清净,几个上了岁数的老人徜徉在河岸,回忆着过去的日子。
        河上有座横跨东西的桥。桥身不宽,却是由钢筋、水泥铸成,坚固得不同寻常,当年海防前线的军需、沿海生产的农资,都由它负责渡河。桥的东头,一座集镇躺在水泥铺就的大道上。没有名字,地图上只好标上了“临海农场”。比不上其他乡村集镇。故乡的焦溪、杨桥,盐城的南洋、大冈,射阳的兴桥、千秋,任何一个集镇,随便那个季节,都会吸引南来北往的脚步。而这里,没有茶馆、没有网吧、没有期货、没有 ......,连收破烂的也已散尽消逝。唯有沿街米店粮铺在向人们宣示:这里是江苏农垦米业的基地。
        它的街头,曾经知青比肩、青春似火。镇江、南京、无锡、常州、徐州、连云港、苏州、常熟 ......,各地知青在此聚集。南北气息,弥漫在这无名小镇;各地方言,汇集在这无名小镇。那些年,这名叫“临海农场”的镇子虽说不上有多少繁盛,却也宛若市镇,其人气、信息和“热闹”程度可追当年苏南、苏北的任何乡村集镇。
        今天,这里的街道比以前宽阔,房舍比以前齐整,农、工、商、学,各业也算齐全。然却比当年萧索、冷清。当年的知青,一个个与这里挥手道别。只剩下可数的老军工依着桥栏,缅怀那激情燃烧的岁月,他们的岁数都已跨过八旬!

——  laoqi_pashanjiang农场散记(1):临海农场 

 曾经的地方(三) - 海边的草 - 海边的草的博客

流经农场的喇叭河

 

胡校长是当时留在农场没有返城的少数几个无锡老知青之一,也是我的中学英语老师,他知道我生性腼腆,特地将初中部纪律最好的二(2)班的英语课调给了我。上学那会,咱班的同学没有不怕胡老师的,大家英语基础非常差,又都不太肯学,胡老师很是着急,经常发脾气,有时真的快被那些男生给气糊涂了,那谁就给老师起了个绰号叫“老糊涂”。每次上英语课我们女生都是提心吊胆的,特担心他“发火”,更怕他“熊”人。也许是看多了他“训”人的样子,直到今天我都很少批评我的学生。

班上除了后面几个分场的同学住校外,大部分都是走读生,可胡老师的课很少有人敢迟到。那时我家还住在桃园,那里没有通自来水,中午除了做饭和来回路上要花去很多时间,每次去河边洗衣服,我都是紧赶慢赶的,可下午的第一节课总是会迟到,老师和同学们都知道我家里的情况,每次跑到教室门口,没等我开口喊“报告”,老师就会点头示意我进去,这时跟在身后的“红”总是被老师拦下来责问一番,“红”住在我家隔壁,小我两岁,这个聪明、漂亮的女孩多才多艺,就是不爱做功课,有些淘,算起来她除了吃饭、睡觉差不多都待在我家里,每天我们午饭还没做好,她就拎着书包来等我上学了,咱也顾不上陪她玩,她便在咱家的墙上涂呀画的,再不就躺在床上唱歌、看小人书,累了就呼呼大睡,时间长了,咱家的一面墙上满是她的杰作,包括她的自画像,倒也有几分神似。记得她做了件最不地道的事就是把二姐放在床头的一本学习资料每天撕上三两页去如厕,待发现时已少了大半,这是河北的四叔特地给寄来的,平时小弟都不敢乱翻的,气的二姐让她赶紧“滚”,可“红”不一会笑嘻嘻的又来了,每次迟到我都有些难为情,可“红”倒好,理直气壮地对老师说是帮我洗衣服的,然后若无其事地走上座位,胡老师也拿她没办法。

后来,我升入高中,“红”读了初三,农场就这么一所中学,我们还是同来同往,起先是我搭着她的肩膀走,后来这家伙一路疯长一下子高出我好多,便成了她搂着我走了。“红”读书真正开窍是在她意识到厂里开始器重她了,那时她的孩子都好大了。我将信将疑地帮她借了套复习资料,没想到她还真下了功夫,当年就考上了学校,毕业后在技术管理岗位上一直没放松学习,企业改制后,作为工程师她被浙江的一家企业以优厚的待遇聘用。

和“红”一样,“芳”也是我从小到大的同学,我刚去那会,“芳”已是学校的骨干教师,她时常领着我们一起备课、听课、评课。胡校长也会抽空去班上听课,好几次都是课上到一半,我才发现课堂上有张古铜色的脸,估计是在我板书的时候进的教室,每次听完课他都会认真地指出问题和不足,并给出建议,很快我就适应了教学工作。

也许是我生性濡弱,对学生不够严厉,后来带过几个调皮学生,他们都不怕我。放学后我也会留他们去办公室,苦口婆心地说教半天,可人家无动于衷,这时“芳”就会走过来,示意我出去一下,然后她关上门。。。不到两分钟,我再进来时,学生们一个个都变得服服帖帖的,我至今都想像不出“芳”这么一个外表斯文的小姑娘当年是怎么拿下那些调皮鬼的,共事一年半,“芳”总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她知道我真的学不来,可气的是那些顽皮孩子偏偏是“记打不记吃”,家长也很支持,换着现在是万万不行的。

       85年秋学期,我刚接手初三几个班的课程,就接到了苏垦职大的入学通知书,需要脱产学习三年,起初农场不肯放,后来教育科长松了口:只要有人愿意帮你代课就可以去。让我十分感动的是胡校长知道后二话没说就和“芳”一起分担了我的教学工作,后来我才明白那次去上学也是我人生中一次难得的转机。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