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边的草的博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日志

 
 

同事(六)  

2012-07-20 19:37:29|  分类: 同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几天打开OA,邮箱里都是同事发来的照片。向来不喜欢把镜头对着自己,所以我的相机很少留下自己的身影,照片中的我总让自己有种莫名其妙的陌生感,想必是真的老了,害怕镜头几乎到了病态,左躲右闪还是被同事抓拍了一些。

从成教到普教已近四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所在学院的暑期活动。学校就是这样,平日里各忙各的,系与系之间少有交流,人与人之间难得沟通,现在这个学院仍有近一半的同事我不认识。

最早发来照片的小月是我这次党日活动刚认识的。看到她的留言:“谢谢你像姐姐一样照顾我,有空一起玩哦!”很是欣慰。

记得出发那天,小月是最后一个到达集合地点的,她就住在老校区的教工宿舍,百十米远的距离竟让她赶上了那场暴雨,浑身淋了个透,去机场的路上,她套换了件连衣裙。下午到重庆冒雨参观渣滓洞时,在洗手间门口遇见小月,只见她脸色发白,捂着肚子,估计是着凉了,我不放心便在外面守候她,结果我俩被落在了大家后面,这才问了她的姓名。 晚上入住宾馆时,小月提出和我一起住,这时琴已领了钥匙等我,在机场她就跟我说好了。这下就剩敏和小月了,正巧都是70后,我建议她俩一起住。其实我跟敏才最熟,学校合并前咱俩在一个教研室,现在又是一个系,她还是我们支部书记。这次活动如果不是敏动员,我还真准备放弃了,我的那几个“老”同事都告了假:洁的孩子刚回国,茹的双胞胎女儿高考填志愿,晓的儿子小升初在择校。

两天后,在从重庆赶往成都的途中敏向我抱怨:小月起床早、动静大还爱磨蹭,真让她受不了。我便答应与她调换,小月显然也很乐意。

当晚火车晚点,到达宾馆时将近凌晨一点,我让小月先洗,谁知我干等了近一个多小时人家还不带洗头、洗衣(说早上才洗)。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的毛巾一不小心掉在地上了,所以反复洗。

早晨醒来时小月还在酣睡,怕吵醒她我没敢动。一会儿,她起床了我也跟着起来,剩她磨叽那会儿我用了洗手间,收拾停当等她一起下楼,可小月磨蹭起来真是没完,眼看就要晚点了,我忍不住催了催她,帮她把自带的床单折叠好,谁知她见了就惊叫起来:“哎呀,我不是这样叠的!”然后翻看了下又说:“对的,是这样子的!”我自然懂得要把贴身那面折在里头,惊讶之余我有些尴尬,之后也就不再乱动她的东西帮她整理了。接下来的旅程中,她见庙就进、见佛就拜,那份虔诚着实令我意外。

以后几天,咱俩渐渐地有了默契:既然“你慢我快”,咱就“我先你后”,两人相处越来越融洽,倒是敏一有机会就向我表示歉意,我说咱俩挺好,她就是不信,为此我很是纳闷,直到返程和大家一起在火车上待了30个小时,我方从他们鄙视的目光和轻蔑的口吻中得知:小月,这个78年出生的精巧、秀美的女孩,至今还没找着对象。据说同事们都帮她介绍遍了,每次都是不长时间对方就提出分手,每次都是因为沟通、交流、相处方面的问题。琴居然坦言她这次出来最庆幸的事就是没和小月一起住。平常不苟言笑一门心思搞学术的副院长竟也打趣道:惠老师咋就和小傻子一块住呢!另外小月自备的那条床单在火车上谁见了都要调侃下。

其实,小月也算不上另类。她单纯、自我,不太懂得人情世故,有时天真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倘若能够遇到一个懂她、包容她、引领她、不把她看成硕士讲师的人,他们定会幸福一辈子的!小月也一直在期盼爱情,但愿她早日走出一人的世界!

 

与小月不同,执意要和我合影的琴,特有人缘,其实她跟我并不很熟,只是当年她也曾和我们一起参加过工程硕士考试,只是英语差了几分没再去读,干脆评了个副教授。后来她得了癌症,不久康复后还是那么精力充沛,依然在做她的安利营销。

与琴同住的两个晚上,最让我佩服的还是她大把吃药的本领,全是些养生的安利产品。她还试着给我洗脑,可不一会儿我就让她明白了俺是个油盐不进的家伙。

琴小我一岁,她性格泼辣、伶牙俐齿,年轻时当过副乡长,经历也很曲折,她的女儿去年刚刚考进我们学校,孩子的父亲病逝后,琴和一个大她近二十岁的局长生活五年,之后离了婚,两年前又与现在的丈夫结了婚。

这次琴着实让我们领教了下什么是“购物狂”,走到哪买到哪,她的那些没人帮就拿不了的大瓶小罐不算,仅在成都一个不起眼的旅游景点,她就刷了一万多,尤其是那只碧玺手链,原价19800元,说什么正巧厂长在就给了个优惠价,最后花8800元买下。那只手链貌视与咱几个在另一个景点的地摊上花20元买着玩的那款一模一样。看着那张发票,我们几个都有些心疼,唉,这钱花的,要是给咱学院那几个勤工俭学的孩子该多好啊!再看看琴依然是那样没心没肺地一脸的喜悦,还说幸好卡里只有两万块,若是有五万今天就买那个大貔貅了。真不知道琴是怎么想的!

不过,琴也有很正经的时候,就是在寺庙里,我真见不得她烧香拜佛的场景,在佛主面前那份虔诚,感动得我泪眼模糊,仿佛心都要被融化了似的。

信奉耶稣的霖告诉我琴和她一样也会定期去教堂,这让我想到了史铁生的《昼信基督夜信佛》

在八天的行程中,留守在家的那三个“老”同事先后给我发了好几条信息:晓是向我报喜说她儿子考上重点中学了,洁和茹都是因放心不下,几次三番地询问我旅途状况,看来真正让人操心的人是我——一个难得出门的老大姐。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