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边的草的博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日志

 
 

当班主任的日子  

2012-03-09 07:59:31|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教几十年,我只兼任过四届班主任,还都是在成教。虽然那几届脱产班学生年龄偏小,但那时我也还年轻。90、93级的学生大多是70后,我让安管他们叫叔叔阿姨;97、98级的学生主要是80后,安自己就知道喊他们哥哥姐姐了。那时我家就住在老校区的校园里,学生们大事小事都会找上门来,不像现在的师生间有那么多顾虑和讲究。

记得第一届学生中有个“大姐大”,长我五六岁,她时常会主动登门不厌其烦地指导我工作,有时安爸实在忍无可忍就借口打发了她,不过,看人家那么诚恳,我偶尔也会责怪安爸几句,令我头疼的是同学们也很烦她,她和同学关系相当紧张。好在一个学期没过半她就被她老公领了回去,据说是精神上出了点问题。这个班我接手时已是他们入校的第二学期,在前任班主任的建议下,我把二委会成员作了些调整,那时强调学生“三自”管理,这个高中起点中专班学生换作现在怎么也该读个本二、本三才是。两年下来,我很省心,班级的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师生关系特别融洽,安也和这届的学生感情最深,他们看着安一天天长大,我也看着他们一天天成熟,我们更像是朋友。

其实,完完整整由我一个人带的也只有第二届学生,93财中共有两个班,近九十人。除了一班班长比我年长外,都是70后,沟通起来还算容易。不过,二班的学生特让我操心。男生爱打架、女生会吵架,好在我说话多少还能管点用。

那时周一下午1:30的班会是雷打不动的。一班我让班长组织,二班我得亲自上阵。为增强学生的时间观念,我不让他们迟到,当然自己也得以身作则。虽然从家里到教室也就几分钟时间,但那时安三天两头感冒咳嗽一人在家也很放心不下。有一次,我处理完班上的一大堆事,回到家里,见安已醒来正乖乖地玩积木,便去收拾床铺,发现床单上有一大片湿透了,一看就知道安是故意站在床上撒了尿,安很早就不尿床了。一问,果不其然,他说生妈妈气啦,去开会也不告诉他。我笑了:你睡着了哪能听得见嘛!安想了想认真地说:“那你给我写信。”我被他逗乐了:可他不认得字啊!转而一想也对,于是母子俩便达成了协议。从此我养成了出门给安留便条的习惯。第一回出门很匆忙,顾不上多写几个字,胡乱划了几笔。哪知,安把“信”宝贝似的收好,我回来时拿出来让我念。我接过纸条随便诌了几句便去做饭了,安特别满足,对着纸条念了半天,忽然,他拿着纸条跑过来说:“妈妈,你怎么没读到这个字啊?”吓我一跳,原来他看电视也识得几个字呢!从此我就是再匆忙,出门时也会认真地给他留言,渐渐地越写越多,那段时光和安一起读“信”便成了咱俩的必修课。安没有上过学前班,真正学写字也是从一年级才开始的,我们没有刻意教他识字,但在很多小朋友还在缠着妈妈讲故事的时候,安就已经能把少儿书上的故事讲给我们听了,读一年级时,算术应用题上的字他几乎都认得,真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这也是我那几年做班主任的意外收获了。

记得那时咱家的床柜里一直藏着匕首之类,那是二班的学生“寄存”在我家的。据说匕首、钢珠枪、砍刀都是他们老家看菜、看瓜用来防身的。男生带着这些来学校,动不动就打架、伤人。学校保卫处根本拿他们没招,我好不容易做通了一些工作,私下里跟他们达成“君子协定”:在校时我代为保管,毕业后“完璧归赵”。但还是有人不愿意,深怕“缴械”后和外校的人发生冲突会吃亏。总之那时我整天提心吊胆,直到他们快毕业时学校发生了课堂杀人事件,那是隔壁那个班的一个男孩,被人冲进课堂给捅死了。

二班的女生事也特别多,记得有个宿舍当时住了十一个人。一个叫“琴”的女孩白白胖胖的,性格很内向,加上比较贪吃,喜欢乱动别人的东西,所以人缘很不好。有一回,宿舍里有人丢了一百元钱,大家都怀疑是她,虽然没有揭穿,但“琴”在宿舍的处境相当不堪,几天后,我知道此事,真为“琴”担忧,据悉这个女孩家里重男轻女,父母待她也不咋疼爱,她的毛病可能跟家庭也有点关系。周日,我把十个女生逐个叫到家里了解情况,最后我叫了“琴”,她很慌张,但始终不肯坦白。我不想逼她,就聊了她家里的情况,聊着聊着,她忍不住委屈地哭了,但一提到丢钱一事,她便警觉起来,始终不肯承认。那天我帮她分析了很久,安推门进来好几次都被我哄走了。最后我对她说:“其实你拿她的钱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报复,是吧?”她见有台阶下,也就承认了,我趁机教训了她一番,我知道她已买了鞋子等把钱花掉了,问清楚是两张五十元后,我告诉她:“钱老师可以帮你还,毛病却要你自己改。”第二天中午,我到宿舍当着十一个人的面还了钱,我问丢钱的女生是不是这两张,她很开心说正是。我告诫她们:以后搞好团结,就不会再出现这样的“报复事件”了。此后,“琴”不再毛手毛脚了,大家也开始喜欢她了,她也变得开朗了很多。毕业时竟然有人还念念不忘:这钱既然不是“琴”拿的,又会是谁呢?她们私下里议论,要是“琴”拿了这钱必定是还不回来的。

﹍﹍

前些日子,二班学生建了班级QQ群,特邀我加入,我进去过几次,一个个跳出来和我打招呼、聊天,我真有些应接不暇,有人干脆把电话打了过来。原先我喜欢一边备课一边放QQ音乐,最近轻易不敢上了。我突然发现:自己的记性原来这么好,竟然记得二班的每一个学生,看到名字眼前就能清晰地浮现出他(她)当年的神情,接到电话,我立刻就能听出是谁的声音。同学们对学生时代的美好回忆让我怀念起当班主任的那些日子——忙碌而充实。

  评论这张
 
阅读(12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