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边的草的博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日志

 
 

邻居  

2012-02-03 08:40:20|  分类: 生活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家庭聚会、朋友聚会、同学聚会、同事聚会﹍看来这个年真的要过到正月十五才能算个完。前些日子感受着亲情,这段时间沉醉于友情。

昨日和安一起专程去了趟老校区,拜访了那儿的老邻居们。“远亲不如近邻”,这在60后的我和90后的安身上都得到了充分验证。

老校区的北园系原来的农垦校区,始建于1985年,当时除了学生宿舍、餐厅、浴室,只有两幢教职工宿舍。89年、99年先后建成了三号、0号教师楼。按学校政策我们先后住进了这两幢新楼。这个袖珍式校园在这座城市犹如世外桃源,我们在这儿生活了整整二十年,邻里之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结婚时,在单位我们没搞宴请,只是带上喜糖,挨家挨户地打了声招呼;生安去医院时,楼上的陈老师和楼下的纪阿姨在车窗外拉着我的手左叮咛右嘱咐,她们的告诫在关键时刻还真都派上了用场;安小时候体弱多病,没少给左邻右舍添麻烦,安和这些爷爷、奶奶们也都特别亲。好几回,我们在老家过年,安一觉醒来眼泪汪汪地对我说:“妈妈,我想爷爷奶奶!”我笑着逗他:“爷爷奶奶不是在家嘛!”安撅着小嘴争辩道:“不是江阴的爷爷奶奶,是淮阴的爷爷奶奶!”“我想陈奶奶、纪奶奶、徐奶奶、封爷爷、朱爷爷,还有好多好多的爷爷奶奶!”

每次去老校区的南园上课,只要有时间我就会从北园的天桥走一下,顺路看一看老邻居们,原先农垦校区的员工大部分退休后仍住在这儿,遇见他们聊上几句,很是开心。

我们来到原先住在楼上的陈奶奶家,她依旧把安小时候的趣事一件一件地抖搂出来,如数家珍。安认真地听着、时不时地微笑、点头。安知道:小时候陈奶奶会因为妈妈打了他几下小屁股(他生病时特爱无理取闹)而心疼地直落泪,也会为他突发喉炎在寒冷的冬夜顾不上披件衣裳就急急赶来;近年来陈奶奶会因为想他而在睡梦中哭醒,也会为他的一个来电、一句问候奔走相告﹍

楼下的纪奶奶总会将他的儿孙们从上海、深圳、南京等地带回的好吃的留给安,年年如此。年前,纪奶奶从报纸、电视上看到“一票难求”,急忙打来电话询问,得知安的火车票已经拿到手这才放心;八十九岁的老校长朱爷爷是个打过仗、立过功的老革命,安小时候最爱吃他做的肉圆,他便隔一段时间就为安做上一回,如今老人除了听力不太好之外,谈吐自如、反应敏锐、思路依然清晰﹍

安是幸运的,他生活在一个传承农垦精神、富有人文气息的校园环境里,感受到了一般小区无以伦比的真情和温暖。

与安相比,我又何尝不是幸运的?七、八十年代,在那偏僻的海边农场,物质生活极度贫乏,精神生活却相当丰富。我的那些邻居们操着不同的口音,却有着共同的特质:勤劳、朴实、热情、友善。“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在今天的孩子们看来也许是童话故事里才有,可那时的生长环境的确如此。偶尔也见过邻里争吵,却很少有伤了和气的。二十多年,我们一直生活在和睦、温馨的邻里大家庭中。

自从父亲在邻居的劝慰声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姊妹们便在邻居的勉励声中一点点进步、一天天长大。我们习惯了分享海门人侯爹、侯奶做的豆腐、南通人顾叔、王姨做的糕点、如皋人卞叔、卞婶种的瓜果蔬菜;我们喜欢听无锡人龚老师的风琴、扬州人吴校长的二胡、镇江人蒋阿姨讲的故事﹍

逢年过节,知青回城总会给我们带来许多惊喜,那时农场的年轻人从衣着打扮到思想观念总能跟上时尚、新潮。

如今,农场的老邻居们老的老、走的走,当年最年轻的龚老师也已七十有余,知青返城后,她曾让孙叔去农场找过我们,可阴差阳错,直至去年才联系上,电话里她的声音依然那么亲切、熟悉﹍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