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海边的草的博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

 
 
 

日志

 
 

老师(一)  

2011-07-19 12:06:17|  分类: 老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辈子,我虽学无所成,但自以为算是“虽未成才却成人”了。我永生难忘哺育我的那方水土、那些人们  ﹍

        十岁那年,母亲突然因病去世,家里的生活更加拮据了。十五岁的大姐初中毕业就去连队参加劳动了,她和父亲一起支撑起我们这个六口之家,并不时贴补老家叔叔、姑姑八口人的生活。

       那时总是将用过的课堂作业本拿橡皮擦干净后再当家庭作业本,铅笔头用到手都没法拿时就找根芦柴管套上再用。记忆中很少用零花钱。逢年过节父亲总发给我们一毛或两毛崭新的票子作压岁钱。节后我们多半会主动拿出来给家里买盐、买火柴,至多的是花一、两分钱买些红色、蓝色空心皮筋扎小辫子。平时口袋里是不习惯放零花钱的,需要时会向父亲要,剩下的一分、两分钱我们都会放进父亲用木头做的储钱箱里。

       有一天在上学途中,我和小英路过一片防风林时,我捡到了一元已被雨水泡得变了色的纸币,在小英的建议下,我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最后我还是决定不交公了,放进了家里的储钱箱。那时农场学校一年的学费就是一元,每次为了学费的事,老师要催我很多次,我要催父亲很多次,然后父亲要花好多时间找这个长、那个长的办免费审批手续。

      就在我快要淡忘这件事的时候,红小兵辅导员马老师找我谈话了,让我交出那元钱。一连几天我都没理她,心想我又不是在马路上捡的,我是在荒芜人烟的树林里捡的。那时我们经常唱“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

      接下来的日子了,马老师一次、两次、三次﹍不停地找我。终于有一天,我想通了,这一元钱本不属于我,我不应该拿不属于我的东西。我让父亲撬开了储钱的木头箱子,取了钱,交给了老师。从此,我再没有碰过储钱箱,直到我给我的孩子买第一个储钱灌。

     也许在很多人的眼里,马老师有点小题大作,的确,她是个严肃认真的人。后来知青返城她一直在检察院工作,直至退休。

     这件事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对我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她让我明白了一个做人的道理,也为我日后人生观的形成、人生准则的坚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感谢马老师给我上了人生的第一课!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